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六章

时间:2018-09-21 文渊见两女举止越来越是亲暱,心中扑通扑通地直跳,不敢多看,转头向柳氏姐妹道:「两位姑娘到底要问什么,难道还不能问么?」姐 妹两人却又一同摇头。柳涵碧道:「不行,不行,还得等一会儿。」   但见呼延凤单掌支额,对着秦盼影微微点头,口中却不说话,只是轻声喘息。   秦盼影一点一点地将呼延凤的裤子拉下,舌尖跟着向下蠕动。随着裤子一寸寸下移,呼延凤雪白的腰身更加玲珑分明,丰润的大腿微微颤 抖,几点水滴沿着漂亮的腿内曲线流下。这幅景象,树上的文渊等人却看不清楚,因为秦盼影已从半蹲变成跪在呼延凤的身前,刚好遮掩住了 重要部位。   秦盼影双膝跪地,左手扶在呼延凤腰际,上下抚摸,两片朱唇却对着她的下体,朝那乌黑草丛间的秘穴吻去。这对鲜嫩肉唇当然远比呼延 凤透露娇喘的双唇敏感百倍,一吻之下,呼延凤发抖似地晃了晃身子,失声而叫:「啊、啊啊……影……影妹……」   一线闪亮的的爱液流过秦盼影的嘴边,透露着淫靡气息。秦盼影「啊」   地轻歎一声,柔声道:「凤,今天湿得这么快……」呼延凤低头轻喘,伸手摸摸秦盼影的头,手指绕着她的秀髮,娇声道:「这些天忙着 对付那些恶人,我们都没时间做,当然……当然快了……啊,影……影……呼、呵啊……」只听「噗滋、噗滋」的声音间歇传出,却是秦盼影 正努力吸吮着师姐蜜汁横溢的私处,喉头一颤一颤,边吸边饮了下去,神情陶醉无比,「唔嗯、唔嗯」的娇腻声音断断续续地夹杂其间。   文渊看得心头乱跳,心道:「呼延姑娘跟秦姑娘,居然做到这样……」   看着看着,只觉一股热血向下汇聚,裤裆间大感束缚。忽然之间,两条白嫩的小手臂搂住了他的颈部,一张俏丽的脸蛋接近他面前,却是 柳蕴青。便在同时,柳涵碧也往他肩头靠来,脸庞与他相距仅有尺许。文渊一惊,自然而然地向后一仰,道:「你……你们?」   柳蕴青压低声音,悄声道:「文公子,你知道她们在做什么吗?」文渊道:「呼延姑娘跟秦姑娘?」柳涵碧道:「当然啦。师姐她们常常 这样做,看起来好快乐,好舒服的模样呢。」柳蕴青道:「我们偷偷问过掌门师姐,想知道这是什么事,可是掌门师姐却大骂我们一顿,罚我 们跪了一天,还要我们不准对别人说她们这样做。文公子,这到底为什么?做这事情不好么?」柳涵碧道:「我们也问过秦师姐,她一听就脸 红了,也叫我们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她们做的事,可是还是不说这是什么事啊。」柳蕴青道:「我们想,师姐既然脸红,一定是女孩子不好意思 说的话,所以就想找你问问。可是师姐又不准我们说,只好带你过来自己看了。文公子,你就告诉我们嘛?」   只听呼延凤「啊」地呻吟一声,仰起了头,双唇似乎难以合拢,大声喘气,丰满的双乳急促起伏,将解开了的上衫推向两旁,胸前双峰美 景毕露。   但见秦盼影的舌头在呼延凤的私处秘缝上来回拂扫,极尽挑逗之能事,津液和淫水混在一起,弄得呼延凤股间氾滥成灾。那小巧的舌端又 往她的阴唇之中伸去,拨弄着鲜润的嫩肉,似想品嚐其中的滋味。呼延凤大声喘了几下,一手按住秦盼影的头,往自己私处压去,失神地叫道 :「影妹,快、快来…   …啊,这样……再深一点……噢……啊……「另一只手,则大力搓弄着胸前满是香汗的乳房,狂乱地抚摸、挤压,似乎全身都布满了放蕩 的气味。   文渊耳听呼延凤近乎淫蕩的呻吟,没想到冷若冰霜的金翼凤凰,居然也有这样放浪的一面,心中震荡不已,又听柳氏姐妹娇声相询,脸上 一派天真纯洁,反而更令他难以定神,支支吾吾地道:「这……这个……」柳氏姐妹睁大了眼,等他说下去。   文渊被两女一望,脸上发热,心道:「这种事情,怎能对如此两个小姑娘说?   何况呼延姑娘她们这样……这……这可不是正确举动。「当下大力摇头,道:」不对,不对!「柳蕴青道:」什么不对?师姐她们这样做 不对么?「文渊道:」自然不对。「柳蕴青又问道:」为什么不对?「文渊道:」两个姑娘行此敦伦之事,当然不……「说到这儿,突然自觉失言,便即住口。便在这时,秦盼影依然尽心尽力地服务师姐,舌头已探入潮湿的幽谷中,来回搅动,啧啧有声。呼延凤的腰身阵阵扭动,呻 吟声也变得极为娇柔:」嗯……嗯……哈……啊啊……「   柳涵碧眼睛霎了霎,道:「啊,原来如此。」柳蕴青道:「你是说,这事不该是两个女人做,应该是两个男人做么?」柳涵碧道:「那也 不对,两个女人不能做的事,两个男人多半也做不成。」柳蕴青道:「这么说来,定是一男一女啰,是吧?」莫看这对镜里翡翠不通世事,文 渊这一说,居然一点就通。文渊和这两个小姑娘紧紧靠着,谈的却是男女欢好之事,加上呼延凤和秦盼影的缠绵之声,不由得面红耳赤,心跳 有如打鼓,心道:「还是快快离开的好。再待下去,要是我禁不起诱惑,对两位柳姑娘做出什么非分之想,那……那可太对不起她们了。」   柳蕴青见他不答,脸蛋更凑近了几分,嗔道:「喂,你说说话嘛,究竟对不对?」文渊觉她口中气息吹在自己脸上,不禁心神蕩漾,忙转 过了头,却正好对上柳涵碧的脸庞。柳涵碧轻轻推着他的肩头,说道:「你就快说嘛,我们想知道这事好久了。」文渊无可奈何,只得道:「 是,是,就是这样。柳姑娘,我们可以走了罢?」   柳氏姐妹突然眼睛一亮,分从左右凝望文渊。柳涵碧道:「文公子,我们想跟你做做看。」文渊一呆,道:「做什么?」柳蕴青向下一指 ,道:「像师姐她们那样做的事啊。她们看起来这么愉快,我们也想试试那种感觉,你是男的,我们是女的,那不是刚刚好吗?」   文渊吃了一惊,推开两女,急忙后跃至另一横枝,道:「不行,不行!」两姐妹见他如此反应,都吓了一跳。柳蕴青道:「怎么不行?」 文渊道:「这可……这可不是随便找人就能做的。事关贞节,两位姑娘怎能如此轻忽?」柳蕴青面色疑惑,道:「我不懂……那该跟怎么样的 人做?」文渊道:「比如这一对男女是夫妻、情人,那就名正言顺。」   柳氏姐妹听了,面露喜色,跟着跃到他身边枝桠,紧依在他身旁左右。   柳涵碧道:「那很简单啊,我们两个都嫁给你就好了。」文渊这一惊更甚,道:「不成!」柳蕴青道:「不然,我们当你的情人,或是你 当我们的情人,那就名正言顺了,是不是?」姐妹两人一齐仰望文渊,听他回答。   文渊大感头痛,眼见姐妹两人脸上并无勾引诱惑之意,确是天真得过了头,对一个初识男子,言语行为竟如此大胆。他正不知如何解释此事,却听秦盼影轻声惊呼,脸忽然离开呼延凤股间,用手抹了抹脸。只见秦盼影一张美丽的面孔上水光淋漓,便似刚刚洗过了脸,只不过用的 是呼延凤的爱液。   呼延凤伸手揉了揉下体,喘了口气,慢慢蹲下,道:「影妹……换我来了。」   秦盼影脸色羞红,娇嗔道:「凤,我还想喝……」话没说完,已被呼延凤轻轻推倒,仰躺在地。呼延凤轻声道:「等一下再给你喝,我… …我忍不住啦,让姐姐欺负一下。」   秦盼影惊声叫道:「啊,不要啦!凤,我……我今天受了伤……」呼延凤柔声道:「我答应你不会太过火的。嗯……让我看看你的那里, 脚打开来。」秦盼影神色紧张,哀声道:「凤……」呼延凤娇艳之极地笑了一笑,扯下秦盼影的肚兜,两人都已一丝不挂。   秦盼影颤抖着将双腿左右分开,两手抚摸着大腿内侧,闭上了眼,颤声道:「凤……我真的会受不了啦……」呼延凤柔声道:「好妹子, 别怕嘛,我们今天用小一点的。」说着拿过斗篷,从里面取出了一颗蛋。这颗蛋的大小和一般鸡蛋甚为相似,但是蛋壳光亮异常,似乎不是鸡 蛋,不知是哪一种鸟类所产。   呼延凤手指在秦盼影的私处戳了戳,伸到秦盼影嘴边,轻声笑道:「影妹,你也已经湿透了嘛,绝对没问题的。」说着修长的手指在她唇上一拂,将沾染的淫水抹在上头。秦盼影身子又是一颤,神情又是害羞,又是不安,轻声道:「凤!」   呼延凤抚摸了一下秦盼影的阴部,面露微笑,另一手将蛋的尖端往肉穴中塞去。秦盼影轻轻摆头,微带苦涩地叫道:「啊……」   那颗蛋被呼延凤缓缓往秦盼影体内塞去,溪谷中的泉水被挤压得不住外洩。   秦盼影用力摇头,汗水一滴滴流了下来,神情苦楚,紧抓自己双乳,纤纤十指深陷肌肤,失声叫道:「够了、够了!啊、啊……凤……好 了啦!我、我、啊、啊啊!」   呼延凤将那颗蛋塞入一半,这才停止,柔声笑道:「放好啦。影妹,舒服么?」   将手放开,那颗蛋却不掉出来,前半已紧紧嵌在秦盼影私处,被肉壁夹住,爱液从旁边流出。茂盛的黑草地中多了一个白色的蛋,显得极 为奇异。秦盼影连声喘气,呻吟之声比呼延凤先前还要激烈,只差没哭了出来。   文渊在树上看到这幅景象,一口气差点透不过来,心道:「呼延姑娘居然想得出这种方法来代替……这……这实在难以想像。」却听柳蕴 青问道:「文公子,你说怎么样?我们当你的情人,就可以做了吗?」两姐妹脸上一片期待,分别握住文渊的双手。   文渊本来对女子便硬不起心肠,此时心绪混乱,一时想不出什么话来拒绝,只道:「一来我不能当你们的情人,二来你们年纪太小,不该 想这种事。」心中忽然想到:「其实不然,师妹跟她们年纪相仿,也一样跟我……」   脸上不禁一红,暗道:「这是两回事,可不能混为一谈。」   柳涵碧一噘嘴,道:「谁说的,我们小是小,可也会做啊。」一拉柳蕴青的手,道:「蕴青,我们做给文公子看。」柳蕴青道:「现在吗 ?」柳涵碧道:「当然啦!舌头要伸出来喔,别让文公子以为我们什么都不会。」姐妹两人一手搭着文渊双肩,另一手互搂对方纤腰,闭上了 眼,忽然向前一倾,四唇交叠,在文渊面前吻了起来。拥吻之际,还发出「唔唔」的亲暱声音,朱红色的唇间,两条小巧的舌头互相抗拒着。   文渊吓了一大跳,只觉一颗心险些冲破胸膛而出,忙将两人分开,道:「别乱来!你……你们……谁教你们这样的?」一说出口,立时了 解:「定是她们偷看呼延姑娘后,自己学的。」果听柳涵碧笑道:「师姐她们就是这样做啊。」柳蕴青道:「我们想学师姐那样,可是总学不 来,又不是每次都偷看得到。我们想那样拿蛋塞进去,也是一下就破掉了。所以,我们才想跟你学啊,你一定会吧?」   文渊一听,更是头昏脑胀,连连摇手,道:「这个千万别学。」柳蕴青道:「把蛋放进去,也要由男人来吗?」文渊一手按着额头,另一 手又胡乱摇了摇,道:「蛋……跟蛋根本没半点相关!」   树上正议论纷纷之际,呼延凤低头吻了吻秦盼影的乳房,舔了一下红嫩的尖端,柔声道:「影妹,準备好喔。」秦盼影眼神哀怨,细声道 :「凤,小力一点……」呼延凤在她双唇一吻,微笑道:「别担心,一定让你很舒服的。」说着,呼延凤压上了秦盼影的娇躯,揉着她因喘息 而摆荡如浪的双乳,指缝间挤出了白里透红的嫩肌。   「嗯、呵啊……」秦盼影唇齿间娇声流露,脸颊酡红,双臂举起,也握住了呼延凤的乳房。两女身材都是成熟丰满,互相交缠之下,白嫩 的肌肉美感十足,更是动人心魄。呼延凤腰枝扭动,与秦盼影下体相对,迎了上去,压迫那颗蛋更向深处。秦盼影娇躯剧震,叫道:「啊、啊 !」十指情不自禁地紧抓,呼延凤的一对美乳立时变形,左边乳头正好被秦盼影指甲所压,令呼延凤跟着呼叫出来,两女霎时间满身香汗,娇 啼叠出。   呼延凤一吃痛,双手下滑,变成抱住了秦盼影。秦盼影也紧紧搂住她,两女互拥,腰身如蛇摆动,私处不住互相磨蹭,阴毛纠结,爱液沾染其间,那颗蛋却越来越往秦盼影秘洞中深入。秦盼影哀声道:「凤……啊啊……凤……我真的……不行啦……」呼延凤吻着她的耳朵,轻声 喘道:「进去得……很顺利啊……啊……嗯……好滑,好湿喔……影妹……」   那颗蛋在呼延凤缓缓挤压推送之下,竟不破裂,已有七分进了洞中,只是最宽最钝之处卡住了,似乎难以再进。秦盼影满头大汗,两对丰 盈的乳房在拥抱中交互推挤,也儘是热汗,两女的乳头不时碰撞,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呼延凤突然做了起来,长髮披洒,用力挺进腰部,双乳跟着激烈地晃蕩。随着呼延凤的逼迫,秦盼影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含糊高亢:「不要 、不要!啊……凤、你……你坏……啊啊……我……哈、啊、不行……」呼延凤一边坐着挺腰,一边伸手在秦盼影丰乳上乱捏乱揉,断断续续 地喘着:「影妹……都要进去了喔……」秦盼影大力摇头,哭泣般地叫道:「痛……啊啊……啊、荷啊!」   但见秦盼影身子猛然一震,腰间奋力弹起,又即落下,躺在地上,缓缓扭着身体。呼延凤轻轻喘着气,露出满意的微笑,从秦盼影身上下 来,横卧在她身旁,抚摸她的肌肤。那颗蛋却已不见蹤影,竟是在刚才呼延凤一送之下,最宽之处通过秦盼影玉门,剩下的部分整个钻了进去,一颗蛋就此藏进了秦盼影的肉穴中。   秦盼影微弱地呻吟着,声带呜咽,神情在痛楚之中,却带着几分舒畅欢愉。   呼延凤摸了摸秦盼影的私处,只见两片嫩唇圆圆隆起,里面自是充实无比。   呼延凤在那耸起的红艳嫩肉上吻了一下,秦盼影登时浑身颤抖,惊声叫道:「啊、啊呀!」塞得满满的秘穴里,汁液自裂缝汹涌而出。秦 盼影用力抚按胸口,哀声道:「凤……别弄……」   呼延凤的手指轻轻点着微露白色蛋壳的肉缝,柔声笑道:「影妹,坐起来吧,下蛋了。」秦盼影满脸通红,勉强翻过身子,双手小心谨慎 地撑着地,从伏在地上变成跪着,双腿岔开,口中「嗯、嗯」地发出挣扎着什么的声音。   呼延凤微笑道:「影妹,出得来么?」秦盼影脸红如火,汗水一滴滴从额头上滴落,腰间拚命用力。只见乌黑的阴毛之中,渐渐露出白色 的蛋壳,伴随着大量淫水,缓缓滑出些许。   突然「啪」地一声,蛋壳受肉壁挤压太甚,只出来两分,已经破了,蛋黄、蛋汁漏了下来,蛋壳碎片却纷纷由内侵袭秦盼影。秦盼影颤声 叫道:「啊、啊!」   身子向后一倒,无力地躺在地上。蛋黄和爱液混杂在一起,弄得私处一片黄稠稠的黏液。   呼延凤微笑着抱住秦盼影,柔声道:「影妹,你输了喔……下次,就该我先喝你了……」秦盼影红着双颊,道:「你故意的……明知道我 受伤了,还玩这个……」呼延凤双唇迎上,堵住了她的话,一条腿伸到她股间,白皙的大腿摩擦着浑浊的秘处,也变得黄黄黏黏。两女翻滚拥 吻,缠绵之中,又显得万般绮丽。   树上的柳氏姐妹看完全程,又望向文渊,脸色却带了几分红艳。柳涵碧轻声道:「文公子,拜託嘛,我们只要做一次看看就好了。」柳蕴 青也柔声道:「是啊……文公子,我们只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嘛。师姐她们能这么愉快,我们也想要啊,你就帮帮忙,好不好嘛?」   文渊心下怦然,眼前这对姐妹花年幼俏丽,纯真无邪,如此软语诉求,本来绝难令他拒绝,可是所求之事,竟是想尝试那巫山云雨之事, 岂非匪夷所思?他看了呼延凤跟秦盼影上演的活春宫,虽然热血沸腾,难以按耐,却也不愿逞一己之欲,任意夺去两个少女的清白。   他深深吐了口气,镇定心神,心想:「这两位柳姑娘心地纯朴,对男女之情懵然不知。我若就此拒绝,难保她们不会去找其他男子,若被 歹人诱骗,那可追悔莫及。可是我已经有了紫缘,有了小茵,有了师妹,上天之赐已经太甚,又岂能再和她们结下因缘?要跟她们说明这种事,也非三言两语所能交代,何况她们受了呼延姑娘、秦姑娘影响,只怕根本听不进去,无论如何也要尝试……」   想到这里,文渊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法子,略一思量,似也可行。他沉吟一阵,轻声道:「你们跟我来,先离开这里。」柳蕴青喜道:「你 答应了?」文渊不置可否,只道:「先走就是了,别让呼延姑娘她们察觉。」身形一掠,在枝叶之间飞快纵跃。柳氏姐妹轻功不及,怕追不上 ,连忙紧跟在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水货客在香港入境处吃破瓜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