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八十二章 选美选妃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八十二章 选美选妃

时间:2018-09-18 而且为了满足黎书记对「素质」美女的特殊爱好,黄山和黎小兵又利用黑道的渠道,暗地里组织了一次「晴川小姐(鸡婆)选美大赛」,十天之内从各家OK厅酒吧夜总会里挑选出二十多名姿色一流的妙龄女郎纳入了龙凤别院的夜总会,又叫风流花月魁、集古代潘金莲和现代范冰冰两大尤物骚货为一身的潘冰冰为夜总会负责人,将这些颇有素质的美艳女子们集中培训,调教出她们一身的伺候男人好功夫,这个前县剧团的花旦演员本就绝色风骚,现在卖艺不卖身地现身说法,简直成了专业妈咪加老鸨。   从此之后,领导们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黎书记和某些够级别的上级领导也常常私下光顾「龙凤别院」,每次来这里都是从车上硬朗朗地走下,离开时都是软沓沓地被美女们挽着上车,我们这些「敬爱」的领导真正做到了不计老命地拚命「工作」。黄山由于办事认真得力,一时之间其风评在县级中层干部中无出其右,内定传言官职将很快得到提升。   而漂亮的女服务员张嫣等人跟随沈好这个如同万人迷陈好般气质优雅的妩媚俏护士进入龙凤别院,落入黄山特别是黎小兵等的魔爪之后,过的简直就是地狱般的生活。   除了家里的老婆,有骚狐狸范冰冰般的潘冰冰潘二奶和万人迷陈好般的沈好沈三奶这两大美人儿时时陪侍左右,黄山还好些,只是偶尔用这些漂亮的女服务员换换口味解下馋。   而黎小兵等色魔简直是色中饿鬼,没日没夜地洩慾宣淫,一次又一次地摧残蹂躏她们,而且还逼迫她们向少数高官大款们卖淫,将她们当作他们平日里洩慾、偶尔也用来挣钱的工具,任意玩弄于鼓掌之间。这些该死的魔鬼,他们蹂躏她们的方式,所用的淫药淫具,全都骇人听闻,残忍至极,就是母兽见了都害怕。   他们对张嫣等人实施摧残姦淫、变态性虐待不算,还把这些姦淫,虐待的过程全部拍成录像在别院里时不时播放,由他们取乐并供极少数客人观赏。   由于逃不出去,也无法申冤,张嫣她们只得含悲忍痛、万分无奈地在血泪中打发着日子。谁若稍有冒犯和不从,便被黎小兵带着一群打手们打得浑身是伤,鲜血淋漓,死去活来。应聘进龙凤别院工作的这六十多个年轻美貌的少女,哪个不是一身伤,哪个没有一段悲伤、屈辱的经历?   按下龙凤别院的龌龊事情暂且不表,就在一年前,此时在晴川县如日中天的县委书记黎再清家里却出了件大事,不知道是花天酒地作孽过多还是外面彩旗飘飘,对家里的红旗照顾不够,临近花甲时他那老弱多病同时也年老色衰的老伴撒手西去,唯一的一个儿子黎小兵年过三十仍然孑然一身,办完丧事后两位单身寡佬,天天你眼看我眼,彷彿乌龟对绿豆。   位高权重炙手可热的他们身边当然不乏女人伺候,但他们是何等身份,属于他们的东西必须要是最好的,比如置身的一流别墅,比如代步的最新款宝马大奔等。   正值中国选美之风大炽,身边的副处职心腹、龙凤别院总经理黄山正愁找不到高昇之路,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通过选美为黎书记一家两口选妃选色,这就引出了第三场选美,当然,这次的选美大赛其实已变味成为选妃大赛了。   所谓选美绝对是男人的设计,没有了男人的参与就选不下去。因为女人和女人自己比没有意思。女人比美,比来比去,无非为了迷惑男人,邀宠男人。   学者王海波在《选美成灾,谁在「助纣为虐?」》一文中指出: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的历史特别古老、厚实和沉重,仅这选美就有几千年的历史……不能不说它早就够得上『垃圾』了。除了历史的悠久使自己足以成为『垃圾』之外,更关键的是选美从一开始就不乾净~~无论西施、貂禅、杨玉环还是……总是被更多的人当作猎物,进而引起政治腐败、社会动荡乃至政权灭亡。   追溯起来,「选美」的起源对像都是一些妓女。由此可以评估一下现在「选美」的对像,从「亚洲小姐」选举出来的一大群人可以看出,这些女人基本上不知耻为何物,所以「亚洲小姐」被港人嘲为「三级女星摇篮」,大家熟悉的叶玉卿曾经赤裸上身坐在开蓬车上满街对人展示她的一对大乳房,连冠军邱月清、翁虹等人亦先后步入「三级明星」行列。「亚洲小姐」如此,「香港小姐」又好得哪里去?最有名的港姐李嘉欣被香港有名的同姓大富豪李嘉诚一包就是三年,此事童叟皆知。   所以说那些热衷于参与选美比赛的参赛女性基本上无才无德、品质低劣。她们骨子里浸透着古代烟花女子的稟性,既然古时的「恬红院」已被摧毁,她们只得借「选美」的平台婉转出卖色相,怠于辛劳而企望丰获,富贵尊荣只需花三五分钟时间,用早已滚瓜烂熟的所谓「才艺」展示应付几下,然后再赤身裸体地绕场一圈。   这情形就像乡镇牛市或母猪交易市场,母牛和母猪还懂得廉耻,用粗大尾巴将生殖器遮掩起来,而所谓的「佳丽」们因为缺少尾巴,只得在白花花的肉体上,用二寸宽的布条将乳房和生殖器少到极限地遮掩起来。众目睽睽之下,皮笑肉不笑地,心甘情愿地接受各种目光对身体各部位的挑剔和袭击,并让心怀不轨的人恣意地淫臆和精神上强姦,此举可以说极大损伤了女性的尊严。   如果说此举有辱女性的人格和尊严,那么怎样理解利用「选美」直接实施色情目的呢?   首先要谈的是我们的某些领导同志,包养情妇七、八个已司空见怪。但是女人对他们来说只是一道菜,再好的菜吃久了也会腻,当在某种场所遇到某一风韵女子,一种想尝鲜并据为己有的念头就会油然而生,在手段施尽而不果的时候,就从女性的软肋下手:「我保证让你在『XX小姐大赛』拿到冠军,但你必须得从我……」往往这时候女人就会就範,想到未来的「星光大道」,就不会嫌弃领导因烟酒过多如粪坑般的嘴臭,鼓胀得如癞蛤蟆般的肚皮。「选美」一结束,名次落定,领导就会将亲点的「冠军」剥光衣服压在一身膘肉之下尽情取乐昼夜宣淫。   赞助商的行为方式和目的基本上和某些领导同志一样,但还带有副加条件,既与垂涎已久的美艳女猎物签下协议:我投资XX百万元,让你选上冠军,但在当选后三或五年之内,你的肉体只属我一个人享用,别人不得染指;三或五年之内,你卖广告和从事文艺圈活动的所有收入中五十%归我……。类似这样的交易,在「选美」当中比比皆是,难怪有人诙谐地说新丝路主题可以改为「美女新考验,先过禽兽关」。   「选美」从古至今是一件污髒的事情,首先是帝王选妃玩乐,其次就是妓女选「花魁」,好让男人们直取目标花钱狎玩。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选美」都离不开利用女色达到某种目的,将女性当作诱饵和工具进行把玩。所以说「选美」,已经不再是让我们炫目、景仰的一种盛事,而不过是一场极富娱乐性的充满诡异色彩的闹剧。现在国内方兴正艾的各种选美会,这些候选佳丽不少都是未发迹的模特儿,所以都是可以狩猎的对像。要包用这些选美佳丽其实挺容易的,因为有些职业选美的少女并没有收入,但选美费用昂贵,所以如果愿意成为她的赞助人,让她到处参加不同的选美会,大部分都首肯被包的。   为何还有这么多机构打着各种幌子热衷于选美呢?「选美」的意义与目的何在?如今的「选美」与政治更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联,小说《国画》在这方面有过详尽的描绘,某县为了一笔贷款,盼望市领导尽快解决,办事「送礼」是现在领导同志的潜规则,对于一个穷县来说,拿不出钱来孝敬上级领导,只得从本身想办法,于是就从本县乡镇中选出若干美女,再将美女以「保姆」的名义对市领导逐一派送。由于「保姆」年轻漂亮,怕市领导「力不从心」,于是县领导在派送美女的同时还搭配上二箱壮阳性药……。   小说并不是凭空捏造,内容都是来自生活,如果作家王跃文知道如今「选美」一些内幕,作品其实会更加精彩。   比如现实生活里的黄山便策划了一场「龙凤别院杯晴川佳丽形像大赛」。虽然晴川历来好像并不盛产美女,但稀缺的资源更可贵,大家正可以借此机会努力引进好好选拔。毕竟美丽也是生产力,这个道理这两年大家也都明白了。   黄山为了这次选美可没少费心思,就连活动的名字都是几经推敲。曾经考虑过的就有:晴川之花、晴川丽人、晴川大使等等,后来觉得县里一枝花相对来讲有一点俗气,大使则叫得比较多比较烂了,最后考虑能够反映晴川特色的,就叫晴川佳丽,此谓借古时之名,选现代之美,美之不胜!   本次晴川佳丽形像大赛的主题是「放飞美丽,代言晴川」,也就是被热捧的所谓「美女名片」,因为美能给人以愉悦、快乐和享受。大赛的立意为:以美女这张名片点缀城市、用美女的人气和魅力来亮丽城市;这也成为此后晴川围绕美女而展开系列选美比赛的初衷。   可这年头选美实在多如牛毛,单纯选美恐怕已产生不了什么生产力了,于是在黄山等吃饱了没事的中间力量的上蹿下跳大肆活动下,又把选美和当官两个词联繫在一起,选出来的前三名佳丽、即比赛的冠亚季军直接成为县旅游局形像大使,同时前十名中还要择优选拔两位美女出任县招商办副主任和县接待办副主任,一步登天跳龙门直接成为县政府正式公务员,这未免让人浮想联翩。   其实细细想来,「美女经济」的氾滥,正是男权盛行滋生的产物。而堂堂政府也掺和其中,这是对公权的亵渎,对自身形像的侮辱。因为让选出来的这些天姿国色、沉鱼落雁们出任所谓形像大使或花瓶官员,让获奖者参与「宣传活动」、「经济文化活动」等等,说穿了,不外乎就是让这些漂亮女性重蹈「花瓶」覆辙。   她们今后每天上班以后,工作并不重要,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能说会笑,让领导们心情愉快就算尽职了。当然也不排除在关键时刻,针对某些重要领导,这些花瓶女官员们要巧笑倩兮躺在床上,张开她们雪白粉嫩的大腿,如同一朵娇艳的鲜花,在领导胯下盛情绽放,这样让领导的身体都充分愉悦起来,就显得更加到位了。   在黄山的大力鼓动下,在黎书记父子的默许和支持下,选美大赛很快正式立项并进入实施阶段,大赛由晴川电视台和两家当地报社联合举办,赞助单位便是黄山属下的龙凤别院,打的是首届「龙凤别院杯晴川佳丽形像大赛」之招牌。   大赛前夕,繁华美丽的晴川县城到处是有关选美的标语、条幅和七彩汽球,整个晴川的上空色彩缤纷美不胜收,一种选美大赛的气势和氛围笼罩了整个城市,诱惑着每个人,尤其是那些年轻漂亮女人。   于是乎,警花、模特儿、导游小姐、歌星、演员、学生、公关小姐、私人秘书、舞女、甚至坐台的三陪小姐们……,凭借其年轻貌美的资本,无不争先恐后地报名参赛。   俗语「艺校出婊子,」因为艺校出身的女生大多盘子靓条子好,肤白腿又修长,加上搞艺术的美艳风骚风情万端,潘冰冰应该说是其中的翘楚。本次比赛,黄山的这位绝色二奶潘冰冰也报了名,黄山还答应一定要让她在大赛上拿一个重要名次。   古有潘金莲,今有范冰冰,潘冰冰古典时髦一肩挑,她毕业于晴川艺校后很快进入县剧团,不知怎么被当时的黎书记专职司机黄山给看上了,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搞上手,骑上这匹绝色胭脂马之后,黄山可再也捨不得下来,三下两下弄成自己禁脔,旁人再不得染指的,连后来如同万人迷陈好般俊俏妩媚的绝色护士沈好被收成三奶后,其风头也一直被恃宠而骄的潘冰冰压得,简直抬不起头来。   说起来,黄山代表龙凤别院出资六十万赞助这场选美大赛有三个目的:一、既然这些贪图财富和权势的年轻漂亮姑娘们从各地纷至沓来,就要让黎书记父子能在这场选美大赛上耐心细緻地逐个挑选,如同私人选美般斩获下属于自己的美艳猎物,然后愉快地和她们试婚并择机纳为姨太太或直接扶正成为书记夫人以至书记公子的少奶奶。   二、让潘冰冰这个绝色二奶以龙凤别院女职员的身份参赛,并内定她为大赛亚军,这样既可扩大龙凤别院的知名度,又可体现他对潘冰冰的情意(当然更多是虚情假意)。   三、通过这次选美大赛可以结识、培养几个他看中的美女,并进一步金屋藏娇、满足他在性伴侣方面逐渐取代潘冰冰、沈好等老相好,进行适当新陈代谢的要求。   不过,黄山对他的小心肝儿潘冰冰选美的事儿挺上心,他打听到当红的歌星舞星是这次赛事的评委,便通过黎小兵介绍的熟人与之拉上了关係,分别请二位过来给冰冰开小灶辅导她的声乐知识和舞美造型,藉机送上一笔可观的酬金。   过去他和潘冰冰吃饱喝足了不是搂在一起看黄片起腻就是上床做床上运动,如今是一有空闲时间就演练綵排。关上门,潘冰冰就套上各色长筒丝袜踩上性感高跟鞋换上泳装套裙晚礼服啥的,不是扭动水蛇腰走开了猫步;就是电眼电臀地跳钢管艳舞,或是对着麦克风一展娇美歌喉。   观众虽然只有黄山一个,但潘冰冰毕竟是县剧团的女演员出身,一招一式一丝不苟。因为黄山已郑重向她承诺,只要她在这次比赛中取得前三名,他就保证离婚后明媒正娶。对冰冰来说,她太渴望这个名分了。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给有钱人当二奶其实与坐台当小姐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当二奶是很累心的角色,她不同于人们常说的情人小蜜,当情人可以撒撒娇,发发脾气,让男人来哄你。而当二奶则不同,她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人家租赁来的商品,与宠物相当,你要把对方侍候得舒舒服服哄开心了才算完成任务。   冰冰能结识黄山很知足,对方从一个小司机爬到现在的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实在很不容易,虽然他也是个花心的男人,但对她还算比较专心用情。   潘冰冰的命很苦,本来从艺校毕业后分到县剧团当个漂亮的花旦演员挺好,但偏偏她父亲得了尿毒症,要靠透析维持生命。从一个舞台上的花旦演员到一个暗地里的坐台小姐是多么大的一个跨距啊!但为了救父亲的命,她还是一步就跨出去了。   黄山在县剧团汇报演出时便被这个美艳妖娆风情蚀骨的绝色狐狸精被迷住了,一直都在暗中关注她的动向,在了解到她的身世后,还特意背着她去她老家了解了一番,最后几乎是举债拉了潘冰冰一把,虽然最终还是没能挽回冰冰家老爷子的生命,但两人结下的情缘却不可谓不身后,这也是后来黄山之所以对她另眼相看的原因所在。   为离婚的事,黄山已经正儿八经跟她老婆谈过一次。他老婆似乎对此早有心理準备,没哭没闹,而是异常平静地说,好啊,给我两百万咱就分手,你爱娶几个娶几个。黄山自然要哭穷,只答应给她五十万外加一套两居室的商品房,女儿今后的开销依旧由他管。   但他老婆认定了两百万,说少一个子儿都没商量,要不然就上法院让人家判。他老婆要的这些黄山其实还是拿得出来的,但他还是要拖一拖,他既不想上法院去解决,也不想便宜他女人这么多。   黄山这几年顺风顺水,一直认为与潘冰冰跟了他有关,他在一个观里请道士批过冰冰的八字,那道士说,这姑娘的八字有旺夫的命。对此黄山深信不疑。婚他是离定了,为一个能给自己带来好运的女人,他什么都捨得。   他是个十分在乎面子的人,为冰冰参赛这么上心也是为图个面子。李登辉能带着洋妞回大西坡的老窝与老街坊们去叙旧、摆阔,而他绝不会带上冰冰往那种地方跑,他不想让冰冰知道他是从那种地方出来的穷小子。   但潘冰冰报名参赛了,黄山剩下的另一个铁子,他的三奶沈好却打死也不干了。正如「艺校出婊子」一样,「师範出二奶」也是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沈好毕业于晴川师专,她也长就一张万人迷陈好般的狐媚脸蛋儿,加上性格内向、妩媚温柔,只是吃亏在跟黄山时他已开始飞黄腾达,时间上晚了些,加上自己是县医院护士出身,没有县剧团演员那么显赫,起点低了许多。结果只有屈居于潘冰冰这个二奶之后,给黄山当了三奶。   平日里沈好都处处让着被娇宠惯了的潘冰冰,如今见她报名参加晴川佳丽大赛,时不时由黄山陪着苦练台步颱风,而且听说内定由黄山出钱捧成亚军,今后时刻可能被扶正,这下彻底断了自己的念头和指望。兔子急了还咬人,平日里让惯了的妩媚听话的万人迷沈好这次再也忍不下这口气,讨个说法尚且是其次,出于报复起见,自己首先就跳出来报名参赛。   而且自己报了名不说,还替龙凤别院里负责前台服务的那几朵娇花,自己手下的张嫣、吕薇等好几个姿色出众、俏丽动人的小美人儿也给报了名。   得,这个选美选妃大赛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如今这世道,有钱的便是大爷,像选美大赛这种虚伪、虚假的比赛,大多数是赞助老闆内定获奖名单。可以说一般在赛前赞助老闆就会跟评委说好了由谁做花魁,由谁做亚军、由谁做季军。当然评委们也会得到一定的好处,吃喝玩乐自不必说了,通常还可得到一个份量不轻的红包。   有时,个别正直的评委专家也会提出抗议,甚至退出,但这并不影响大局。你不干有的是人抢着干。有钱能鬼推磨,这世上许多人,甚至许多所谓的名人也一样不能免俗。他们同样是食人间烟火的动物。   黄山赞助这次选美大赛情况也大致如此,赛前,他请评委们进龙凤别院吃饭,在饭局中,他要评委们遵从他的意愿,一定要让他的心肝儿宝贝私人秘书潘冰冰拿亚军。   有位比较正直的评委当时就反对说:「这样不好吧?这样有失比赛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黄山讥笑道:「什么叫原则?什么是原则?这个世界有个千古不变的原则便是:有权、有势、有钱,便是原则!我没有叫你们内定她为冠军,这就已经很讲原则了。你如果对我的做法不满,可以退出不干。我这人从来不信邪,这世上所有的名人、名星,其实都是像我这种赞助老闆用钱捧出来的。谁也别想在我面前拿架子,充什么权威!」   这位说了句公道话的评委被于军毫不留情地训斥了一通,不敢再有异议。黄山接着说:「我还是充分尊重各位的,除了潘冰冰以外,你们拿出你们的专业水準和敬业精神来,给我选出一位真正的美丽女神,我要请她作为我们龙凤别院的形像特使,另发奖金一万元。」   当然,选潘冰冰当亚军是一回事,本末不能倒置,出于对本次佳丽大赛本质目的的尊重,黄山特邀请黎书记的宝贝儿子黎小兵出任特邀评委,同时商定黎书记在百忙之中也会抽空悄然光临本次大赛赛场。但他不会以显赫的县委书记名义出席,而是装扮成普通人入场,并在隐秘场所用摄像头监视器和高倍数望远镜相配合,仔细观摩并认真挑选台上的美肉儿,并用手机短信方式遥控场上的黎小兵投下他那神圣而庄重的一票。   大赛结果将会是出人意料的,冠、亚、季军会落入到二流水平的女参赛选手身上,而两位最美的绝色一流参选佳丽将会名落孙山,她们虽然不能进入前三甲,却会成为大赛的最大的赢家。   她们不仅将成为县招商局和县接待办的副主任,直接晋陞为县政府正式公务员,还将双双成为领导同志父子的夫人,也成为豪宅名车的女主人。   不给她们名次是最明智的做法,「暗渡陈仓」才不会招人非议。   作为评委给出的满分是十分,黎小兵在全场只会针对一位参选女选手给出十分,这就是暗地里的花魁,也是县招商局副主任人选,同时是晴川县本届县委书记黎再清未来的夫人。   同样黎小兵在全场也只会针对一位参选女佳丽给出九分,这是暗地里的榜眼,也是县接待办的副主任人选,同时将成为晴川县本届县委书记公子未来的少奶奶。   针对其他的选手,黎小兵只会给出八分以下的分数。   由于他是第一个给分,便成为一个风向标,其余评委均会给出跷跷板分数,即黎小兵拉高其余则适当打低,黎小兵扯平或打低则任意发挥。   「如果老爷子指示下来,我选哪个都没关係吗?」在仔细研究了所有参赛佳丽的彩色相片和三围等背景资料后,黎小兵这个花花公子少有地煞有介事并非常正经地询问起本次选美选妃大赛的幕后操纵者黄山。   「对,没有问题,我的一切都是老爷子给的,我就是老爷子养的一条狗,只要老爷子满意,只要兄弟你满意就成!」黄山显露出了狗腿子的典型嘴脸,满脸谄媚地笑着作答,他相信面前这个自己的兄弟不会出卖自己,而且朋友间是有底线的。   黎小兵笑了笑,极富城府而又莫测高深地笑了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胸大有罪 第六十五章 惨胜·永远的第一警花